汉民采挖冬虫夏草全纪实(下)

作者: gybit 分类: 虫草知识 发布时间: 2021-04-17

【 本文承接:汉民采挖冬虫夏草全纪实(上) 】
    小张也看出了我的惊讶,稍稍调整了语气,继续平淡的说道:“那天我坐在半山上吃面饼,突然发现旁边小水塘中有一根虫草。我随手扯了一下,居然就出来了。”

    小张做了一个向上拉的动作,不自觉的加快了语速。

    “我把面饼一扔,趴上去一看,一大片虫草啊,我才顾不上吃了,从来没有看到这么多虫草在一起。”小张开始手足舞蹈起来,仿佛再一次处于那个环境中。

    “一下午,挖到200多根,我肯定挖不完,是吧?虫草这个东西,有的就在你旁边,也看不到!”

    看着他自然的笑脸,我又抛出一个让他失望的问题:“其它人知道了,有什么反应呢?你这个事情是藏不住的吧。”

    小张被我的话问得僵了一会,我清楚我是带着汉地多少人朋友的疑问和他对话,虽然带有自私,但是他丰富的挖草经历让我迫不及待的想确认心中一直以来的疑惑。

    “是啊,晚上刷草的时候还是被他们发现了,虫草挖到了要刷出来。我一个人在那里刷那么久,还是包不住的。他们问我怎么挖那么多,我没有多说。”小张的脸色慢慢沉了下去。

    “第二天,我起得很早,带了几个冷面饼就走,有几个人就一直跟在我后面,隔得不远。”停顿了一下,小张“嘿嘿”笑了一声,仿佛是给自我开脱。

    “怎么可能一个人挖嘛,最后到我发现虫草那个地方,还有很多虫草。他们也挖了100多根吧,我也挖了120多根,是我挖到最多的两天。”

    小张停顿了一下,自个儿岔开了话题:“今年挖虫草挺难的,经常下雪。”

    “下雪你们做什么?”按照常理推断,下雪天,采挖者是要呆在帐篷的。「西藏商城 www.xizangshop.com 原创文章,拒绝转载!」

    “雪下的小的话,还是要上山,缴了钱的呢,呆帐篷不划算。要是雪大的话,还是没有办法,只有呆在帐篷里面吹牛!”

    “那你们一共挖了多少?你算挖得最多的吗?” 今年各地虫草减产,小张说自己挖了一斤半虫草,这个数字是很乐观的。

    “有几个人比我挖得多,有挖半斤多一点,也有挖到一斤的。” 小张回答道。

    “大的规格多不多?大概是什么条数?”接下来是很平淡的对话,但是我的每一个问题都有目的。

    “平均1600条一斤的吧!有60多斤!”

    “就是3200条一公斤的规格嘛。根据现在的收购行情,按10%断草比例和10%的水分计算,你们一共挖了280多万的虫草。去掉60万的草皮费,你们这个草山赚220万。”我去掉源头流通环节的几个利润点,飞快的估算出他们的出售价格。

    "去掉你花掉的1万5左右的开销,你一个月赚6万,他们至少也有2万-7万的收入,还是很不错的。"我略显激动,6万,这可是我近一年的收入。不过,可能承受数天内发生的因高原低氧环境引起的疾病,还有地霸和野兽的威胁,我是不会选择拿命去赌的。

    小张微微的点头,闪烁的目光中难以掩饰他现在的喜悦,不过这种状态并没有持久,“我们是当地挖到最多的。”

    “整个州,就属我们挖的这个山头最多,其它很多山头挖到的普遍很少,有的山头保本都难。” 他补充说了一句,恰恰也证实了今年大多虫草采挖者的收获很小。

    “那你们运气还不错!” 我由衷的为他感到高兴。

    “唉……”小张深深的叹了一口气,原本喜悦的面容突然变得阴郁。“我们64个人,最后只出来62个人。谁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?大家出山的时候都含着泪!”

    我心中马上跳出3个想法,遇到恶霸了,遇到野兽了,我飞速的否定掉这两个邪恶的想法,心中祈祷,是迷路了吧,但愿是迷路了。不过,我没有把我的想法说出来。他也没有就这个问题进一步说下去。

    “我们出来的时候,每人缴了5000元订金。明年应该是可以丰收的。”小张再一次转移话题。

    “你们明年还要来挖?”我问了一个听似白痴但有理由的问题。

    “缴了钱,他们就不会把草山包给别人。”小张继续他的述说,同时听出我话中的语气。“有什么办法呢,一家人开销大呢,乘我年轻,再挖一年吧。”

    小张的话语中充满了憧憬:“我出来的时候,那个藏民对我说,明年春天有时间就来给他放牛。我呢,偶尔也给他修补一下房子,这样明年出虫草的时候,他就会带我进山。”

    “我父亲和他关系不错,他去年来西宁的时候,到我家来玩了!”小张黑色的脸颊抽到了一下,话语中突然带着气氛和厌烦的声音:“他喝了酒,喝了很多酒,抱住了我嫂子!”

    小张顿了一声,下面的话没有说下去,自己收拾了一下心情。“谁让他有钱呢,他们有草山的是很富裕的。一年光草山都5、60万,家里还有几百头牦牛,我们赚这点钱算了什么。我们明年还得靠他,要求他。你说是不是?”

    我没有接话,心中满是那个喝醉了酒耍流氓的场景。我想,如果是我,我会有杀人的冲动!看了看小张,没有说出口,毕竟每个人的处境不一样。我不能以我的观点强加于人。

    “明年,我想,我再干一年就不去了。跟我哥跑货运去,就是跑高原这条线路。”

    我可以听出来,在小张的心理,他也是在做斗争的。

    “挖完草,马上缴订金,看来挖草也筑就了行业壁垒!”我故意岔开话题,回到轻松的谈话中来。

    或者小张并不清楚我说行业壁垒的原因,只是会意的笑笑。我想起汉地很多热血青年曾经跟我谈起打算入藏采挖虫草,期望快速完成自己的原始积累或者短期大赚一笔。之前我就说他们的愿望很难实现,听了小张描述的种种,我就更加认为汉人入藏“采草致富”的想法是不切实际了。

    “明年,你们‘西藏商城’来青海收购虫草的时候找我嘛,我的价格便宜。” 小张很诚恳的邀请我。

    我楞了几秒,“西藏商城”作为冬虫夏草行业价格的风向标,已经被全国做虫草生意的便朋友所熟悉,每年想要给我们提供货源的挖草人也越来越多,但是,我们网上销售冬虫夏草的数量总是有限的,其次冬虫夏草产地品相不易,我们为了考虑消费者得感受,只选择高海拔、产好虫草的地区收购,而且这个收购过程是和窦哥师傅的寺庙和合作的藏乡共同完成的,我们现在的能力并不能照顾到大多数采挖的个体。可是面对他的真诚,我也找不到合适的话来拒绝他。

    “当然,你看不上也没有关系,给我通报一下虫草行情也可以!” 小张看出了我的顾忌,但是随后把他的手机号告诉了我。

    之后的谈话我们没有再谈冬虫夏草,而是谈到藏区的其他特产,比如雪莲、灵芝、藏陈茵还有不知名的美味的蘑菇,大家的心情重新放松……

    下车说再见的时候,小张突然转过身喊了一句:“记得明年给我来电话,我回到家,就让我老婆去网上搜一下‘西藏商城’,我老婆很懂电脑的。”

    我不自觉的从手机里翻出了他的号码,确认已经保留。也许,明年,真的可以收购他采挖到的虫草。

    收拾好行李和心情,心中默默的祝福小张明年能有更好的收获,尽快实现自己的愿望。同时,也期待更多的内地朋友购买冬虫夏草,能到“西藏商城”网站上看一看。因为,让更多的朋友用低价购买到源头冬虫夏草,也是我们的愿望。

 

 

汉民采挖冬虫夏草全纪实(下)   汉民采挖冬虫夏草全纪实(下)   汉民采挖冬虫夏草全纪实(下)   汉民采挖冬虫夏草全纪实(下)  

 

   汉民采挖冬虫夏草全纪实(下)         

汉民采挖冬虫夏草全纪实(下)

标签云
咨询微信:xincao688←长按复制